查看: 52270|回复: 0

人民日报海外版向过度索权的手机APP“开刀”

[复制链接]

43963

主题

77782

好友

15380万

积分

管理员

楼主
发表于 2019-05-14 00:36:02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人民日报海外版向过度索权的手机APP“开刀”
  来源:北海电视网  

北海新闻网最新报道:

初冬时节,坐落在祁连山下的甘肃张掖市肃南裕固族自治县皇城镇牧村,白墙黛瓦,村庄房舍、田野雪山在阳光的照射下,与晨雾相映成景。近年来,肃南县建设生态经济示范村镇,形态美、环境美、生活美、身心美的特色农牧乡村正在肃南草原展露模样。武雪峰 摄
资料图:村庄。武雪峰 摄

  越是“明星村”,负债越严重?  

  当前,乡村振兴深入推进,不少农村村容村貌发生巨变。但在大力建设过程中,一些村集体负债过高,有的地方村均负债数百万元,且越是“明星村”“典型村”,债务越重。而具有隐蔽性、私人性特点的村债,往往“旧的未消、新的又来”,极易引发治理风险,冲击乡村振兴。

  部分“明星村”背负沉重债务负担

  走进武陵山区的一个村子,新修的乡村道路从3.5米拓宽到了4.5米,比同乡镇大多数村的路都要宽,新建的村级活动中心主体建筑粉刷完毕。

  在很多村民眼中,50岁出头的村支书李祖铭是个能人。近年来,在他的争取“运作”下,这个并不临近主干道、距离县城二三十公里的偏僻小山村挤进了很多农村专项发展计划的“盘子”,如美丽乡村、乡村振兴、领导联点等。在上级政策、资源、资金倾斜下,近年来村里各种建设搞得有声有色。

  村里发展了,但李祖铭的烦恼更多了。

  “做梦都想着到处找钱,上面给的项目多,意味着需要的资金也多。比如修路,县里给的资金只负责硬化路面,撬掉原来的水泥路面、清运渣土、扩宽路基、修筑护坡等都需要村里筹钱。筹钱哪那么容易,有时候只能先欠着老板的。”李祖铭说。

  太行山区某全国文明村党支部书记裴海同样为钱发愁。过去,这是一个祖祖辈辈“吃天水”的村子,村民吃水只能靠自己打的旱井、水窖,急用时要到5里地外买水吃。在裴海带领下,2013年终于打出了一眼400米的深水井,并配建了蓄水池、引水管道和供水点,让全村村民吃上了深井水。

  近年来,村里硬化了文化广场,修建了小学和幼儿园,建设了3500米的环境卫生墙,建起了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村容村貌越来越美,但债务也越来越重。

  裴海说,光打井一项就花了120万元,因为当时立项手续不齐全,费用全部需要村里负担,“全是打借条借来的,民间借贷利息最低在五六厘左右”。修路实际花了20万元,政府补贴不到3万元。仅这两项就欠下了138万元的债务,但村集体经济还在起步阶段,催债催得厉害了,只能借新还旧。

  有些县十村九负债,村均债务反弹

  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2018年发表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截至2006年底,全国村级债务规模为4000亿元。由于此后没有开展此项统计工作,村级债务缺乏全国性的数据。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我国村级财务状况不容乐观,一些地方村级债务明显反弹。

  李祖铭说,据他了解,他所在的县300多个村,村均负债都在数十万元,有的村可能负债上百万甚至数百万元。裴海说,全国都在振兴乡村,村里的工作不干不行,一干就得借钱,周围的村子十之八九都欠着债。

  湖南东北部某县财政部门曾做过一次调研,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全县有445个村负债,占比达89.7%,负债超过100万元的村有109个。山西东南部某县2017年也曾对农村集体“三资”做过调查,这个人口不到40万的县城村级负债总额38.6亿元,村均800多万元,严重影响了村级组织的正常运转。

  据熟悉这两个县情况的干部说,近几年来“旧债未消、新债又来”,尽管没有做过详细统计调查,但村级债务余额应该不会比两年前少,“毕竟这两年村里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

  一些接受半月谈记者采访的村干部说,形成村级负债的原因很多,包括开展基础设施建设、 发展公益事业、兴办产业、弥补办公经费不足、支付债务利息等,但主要用于搞农村基本建设。

  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表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财政出大头,但往往还需要村里自筹一小部分,项目建成后的后续维护也主要靠村里自己解决。缺乏集体收入的村只好举债。

  湖南大学金融与统计学院副教授胡荣才认为,在现行财政转移支付体制下,国家对农村建设采取项目奖补而不是兜底的方式建设,随着各类工程成本不断攀升,村级承担的配套压力也越来越大。为填补缺口,各村寄希望于各级各部门支持、发动村民筹资、在外乡友捐资等,但常常不能如愿。

  另外,脱贫攻坚、灾后重建等,也成为村级负债的催生因素。中部某山区县开展的调查显示,贫困村道路、安全饮水、村部建设、光伏发电等工程建设资金由政府足额保证,但前期工作、三通一平等投入只能由乡村负担。

  村债风险藏得深,须提早防范化解

  半月谈记者注意到,在各地农村的村务信息公开栏里,几乎看不到任何关于债务的信息。

  一些基层干部透露,村集体负债不像企业和政府,很少也很难从银行贷款看出来,大多是村干部以村集体名义,动用个人关系发起的民间借款。这既不需要村民出钱,也不需要乡镇出资,还可以满足地方政府打造亮点的政绩诉求,当真是“何乐而不为”。

  但是,高额村债的不良影响终究要显现。基层干部认为,一方面,村级债务可能成为不少村干部的“私人账”,在村集体没有归还债务前,很少有人愿当村干部;另一方面,为了尽快偿还债务,集体土地、荒地、池塘等农村集体财产可能面临被变卖的风险。

  专家建议,对于存量债务要摸清底数,完善政策,分类化解。比如,不少农村存在大量历史遗留债务。据粗略统计,湖南东北部某县各村因垫交教育费附加、通乡公路改造、摩托车养路费等形成的债务约2000万元。这已诱发种种矛盾,而究竟如何解决,上级尚无明确政策。

  要解决村级债务问题,根本在于大力发展集体经济、特色产业,积极拓宽集体经济收入渠道,增强村集体“造血”功能。一些基层干部担忧,部分村一味大兴土木、大搞建设,村集体产业发展跟不上,欠的债不知何时才能还上。

  受访专家建议,防范化解村级债务风险,要加强村级财务管理,从制度上堵住债务漏洞。坚持“量力而行、量入为出”的原则,不得超出偿还能力举新债,不得超越群众承受能力搞建设,更不能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财政涉农项目应考虑更周全,防止新增项目带来过多新负债。

  来源:《半月谈》2019年第9期

  半月谈记者:梁晓飞 刘良恒


意见反馈
主管:中共北海市委宣传部 主办:中共北海市委外宣办;北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 承办:北海电视台 协办:北海日报社 北海电台 北海晚报 沿海时报社
友情链接:
诏安新闻 艺术资讯 visa新闻 砀山新闻网 云南房地产资讯网 义县新闻 广告资讯 四平新闻 满洲里新闻 中国槟榔网 钢材资讯 红色新闻兵 桂林新闻报料 三原新闻 <黎平新闻 中国建材资讯 辽宁朝阳新闻 火车新闻 缙云新闻 巫溪新闻 莒南新闻 兴城新闻 <王健林新闻最新 免费论文范文网 健康资讯 铜仁新闻 成视新闻 广西容县新闻 易汇资讯 新闻周刊官网 <文成新闻 体育新闻 腾讯新闻视频 新闻摄影技巧 湖州新闻网 南通市新闻 南宁新闻综合频道 南平新闻 <古田县新闻 延安新闻网 挑战新闻 开发区新闻 手游新闻 余姚新闻网 遂昌新闻 琼崖文化 <中国产经新闻报 上海写字楼新闻 香港新闻网站 古交新闻 新疆新闻网 泉港新闻网 台湾新闻网站 来凤新闻 <成人资讯 呼伦贝尔新闻网 师宗新闻 固始县新闻 新闻信息 陆河新闻 黑龙江电视台新闻夜航 教育新闻网 明镜新闻网 晨间新闻 大荔新闻 通道新闻网 太康县新闻 篮球比赛新闻稿 电视新闻写作 北极星电力新闻网 荆楚网新闻 莫旗新闻网 山东教育新闻 新闻大求真2016 产业资讯 怎样写新闻 内蒙新闻网 神木县新闻 大楚网新闻 灵武新闻网 昆山新闻网 揭东新闻 霸州新闻 美中新闻 魔兽世界最新新闻 qq娱乐新闻 国际国内新闻 建材新闻 尼日利亚新闻 上海新闻晨报 通化新闻 数码资讯 保险新闻网 厚街新闻 新闻纸价格 中国建材资讯 太康新闻 国内新闻热点 山阴新闻 通辽新闻 学校新闻 内蒙古新闻综合频道 神木县新闻 qq新闻迷你 cctv13新闻直播 中山市新闻 新疆新闻在线 平果新闻 印江新闻 花卉新闻 黑龙江新闻频道 石家庄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 汉阴新闻网 环境保护新闻 巫溪新闻 烟台新闻直通车 大姚新闻 新闻会客厅 沁县新闻 酒店行业新闻 禹城新闻 泾川新闻 黎平新闻 张北新闻 湖州新闻网 武邑新闻 公教育网 呼伦贝尔新闻网 乌海新闻网 稀土新闻 <大余新闻 嘉峪关新闻 宁武新闻网 新闻聚焦 铁路新闻网 贵州旅游资讯 体育新闻nba 瓦房店新闻 <揭东新闻 国内新闻网 南雄新闻 汕尾新闻 四川渠县新闻 南海军事新闻 北京新闻出版局 新闻中心首页 <物流资讯 灵寿新闻 最新时事新闻 大田新闻网 桦甸新闻 蔡甸新闻网 古交新闻 罗源新闻 <新闻编辑室第三季 汕头新闻网 番禺新闻 榆树新闻 新闻快讯网 滨海高新 钢管资讯 国际财经报道 <克拉玛依新闻 科技新闻资料 青海新闻网 合川新闻网 重庆大渝网新闻 百度新闻悦读版 七台河新闻 魏县新闻 <萧县新闻 益阳新闻网 夹江新闻 四川旅游新闻 四会新闻 东森新闻关键时刻 法库新闻 前沿融资讯 清苑新闻 网上新闻 路桥新闻网 收藏新闻 炎陵新闻

  

回顶部